Stole the heart

与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,你是否光彩依旧,兴致盎然。

【楼诚】暖番外——明台的记忆

说是番外,不过是以明台的视角看明楼和阿诚的感情之路,有点长大家慢慢等吧。


阿诚篇
刚刚才从香港回来,明台就被大哥拉去当苦力,而他唯一的工作就是开车接阿诚哥回家。 那天晚上,上海经济界的聚餐。

身为上海经济界的一把手的明楼没有理由不去参加。

可又因为是年底工作太忙,又加上最近休息的不好头痛的厉害,特别不想去。

可奈不住大家的盛情邀请最后还是被迫去了。

一路上阿诚看大哥的脸色不好,时不时的还皱紧眉头。不忍心但也没有办法,只好把车开的慢一点,好让明楼多休息一会。

可路就只有这么长,开的再慢也有到的时候。

一下车,明楼又恢复成了那个彬彬有礼的商界精英,披上了伪装的外表。


酒会一开始,敬酒的人络绎不绝,每个人都想和新来的顶头上司打好关系。


一杯杯来的酒都被阿诚挡了明楼表面上默许了阿诚的行为,还陪着笑脸的和别人说,自己今天实在不舒服就让阿诚代劳。


可带人喝酒都要喝双份,所以喝了不到一半,阿诚就有点站不住了。


看着阿诚去洗手间吐完有装作镇定的回来继续喝,明楼痛在心里却面上风轻云淡。

好不容易到了晚上,宴会也渐渐进入尾声。


可阿诚的眼神已经迷离,只知道一杯杯的往嘴里灌。

还好这时候,汪大处长前来救场,汪曼春一过来拉着明楼就要走,其他人怎么敢对汪曼春说不呢,赶快一个个寒暄告别。

师哥,今天晚上我在酒店订了一桌子好菜,看你晚上也没怎么吃东西,我们去吃夜宵吧!

明楼当然不想再在这被人灌酒了,忙不急的答应了汪曼春的提议。


至于阿诚,汪曼春当然是不想让他跟着来了,可又怕明楼不愿意,没敢私自安排。


可现在明楼只想让阿诚赶快回家休息,所以顺着汪曼春的意思,叫明台过来开车接阿诚。

阿诚虽然喝了不少的酒,可凭着意志还可以保持清醒,不放心明楼一个人和汪曼春走,想跟去保护。可看到明楼不耐烦的想把自己赶走的样子,心里一痛。原来明楼想去和汪大小姐春风一度,自己去凑什么热闹呀!

等到明台从家里过来,已经到了深夜。

看着明台把阿诚扶近车里,明楼便忙不迭的回去找汪曼春了。

从后视镜里看到明楼和汪曼春两人手挽着手,在黑夜里慢慢散步的背影,良辰美景,才子配佳人……

深夜的上海很是安静,街上已经宵禁,凭着明楼的车,明台在街上开的畅通无阻。


因为中午没怎么吃饭的原因,有加上和了太多的酒,阿诚的胃里痛的厉害。


可他依然很安静,把头轻轻靠在车窗上,眼睛无焦点的望着车窗外掠过的夜景。


明台看阿诚不说话有点不放心,怕他难受的厉害。

阿诚哥,你没事吧,我们马上就到家了,先别睡。

我清醒着呢,没事你慢慢开。阿诚低声回答道。

同样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,可惜地方不同了,人也不一样了。

阿诚轻轻哼唱着一首苏联歌曲,唱的什么明台听不清楚,不过听曲调很是悲伤。

异国的民谣在此时听来,别有一般滋味。唱着唱着,阿诚的眼睛不觉湿润了,水润的鹿眼红了起来。

明台不知道阿诚是想起来伤心的往事,还以为他和自己一样,过年喝多了点酒就难受的哭了起来。

明台想安慰他,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便像大姐哄自己睡觉一样唱起来摇篮曲。阿诚闭上眼睛,轻轻听着明台缓缓的声音。

明台在开车的间隙回头看阿诚哥,发现他靠在窗子上好像睡着了。可明台又怕自己不能把睡着的阿诚搬回家,又轻轻的摇一摇阿诚不让他睡死。


被他一晃,阿诚缓缓睁开眼睛说,我没醉,我心里很清醒,你放心我自己能回家。

明台心里还好笑,喝醉的人从来都说自己没醉


。可他不知道,阿诚的内心从来没有想此时一样清醒,自己的爱只是一场空,莫斯科的那一夜只是一场梦,梦醒了一切都恢复了,自己也该醒了。


好不容易到了家,阿诚从车里晃晃荡荡的走出来,趴到路边一阵撕心裂肺的吐,连胆汁都吐了出来。


明台害怕,赶快跑回家叫大姐出来。

大姐出来看到阿诚喝了这么多的酒,一边扶他回家,一边数落明楼的不是。


后来阿诚因为胃出血在家里休息了一周,明楼也进了一会小祠堂。

当然这是后话。


别的细节明台记不清楚了,可那天晚上阿诚轻轻哼唱的民谣却深深留在了他的记忆深处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