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le the heart

与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,你是否光彩依旧,兴致盎然。

【楼诚】暖11

今天实在是太忙了没有写多少,等下周楼主月考完没作业一定给大家补上。另外写到今天,故事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原来的预期,所以故事的结尾也不一定,等到人物的性格顺利时,也就要和大家说拜拜了。



正文
好不容易等到苏医生来,明楼焦急的在门口看着苏医生给阿诚检查。
明楼不时把头伸进来望,看到苏医生用听诊器在阿诚的胸膛上划过。
阿诚的肋骨透过薄薄的衬衫看起来十分显眼。
苏医生收拾好工具,轻轻走了出来。

怎么样,阿诚他没事吧,怎么突然心脏就出了问题。
苏医生看到明楼焦急的表情也不好再埋怨他,
阿诚以前可能受过药物的训练,对心脏造成了不小的伤害。最近太过劳累,休息不好,诱发了心绞痛。
那严重吗?苏医生
要说也不是太严重,现在心脏还处在代偿期,好好休息可以恢复,不过可能会落下心绞痛的后遗症。
那麻烦你用最好的药,什么特效药都用上吧。明楼焦急的说。
你也别太着急,我刚刚给他打了一针,让他先好好睡一会,等他醒了在把药吃上,平时把特效药带在身上以防万一就行了。
不过阿诚从小身体就不好,要好好补一补,不然等老了病就来了。
还有,苏医生阿诚上次的枪伤长得不太好,最近一到阴天下雨就疼,有没有什么办法呀?
把这瓶药酒给他抹上,阴雨天在注意保暖,别受凉就会好受点。
不过上海的天气老下雨是不太好受。
送走了苏医生,明楼坐在阿诚的床前,看着他在睡梦中还紧锁着的眉头,明楼心中一片怆然。

阿诚为了自己受过什么自己不知道,本来想要一生守护的人,现在却为自己经历了太多磨难。

原本只想让阿诚当一个安安稳稳的学者或一个清贫的画家。

可现在却把他拖入这混乱的乱世,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这样的生活自己一个就够了,明楼不想扯上大姐明台,更不想扯上阿诚。

可阿诚还是涉身这乱世,跟着自己去了巴黎,去了苏联,现在又和自己回到上海。

在伏龙芝的日子过得很慢,明楼在巴黎日夜牵挂在远在北国的人。
虽然不了解每天具体的训练项目,但可想而知定不会轻松。

可在阿诚的来信里却找不到一句抱怨的话语,再见已是两年后,那稚嫩的脸上染上了风霜,却不改眸子的清澈。

阿诚为自己受过太多的苦,而自己却不知道,就像今天如果不是苏医生说,明楼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阿诚在伏龙芝的惨痛磨练。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