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le the heart

与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,你是否光彩依旧,兴致盎然。

【楼诚】暖10

对不起大家,因为楼主明天还要参加语文能力竞赛,所以今天就少写了一点,大家凑合着看吧。



正文
明台表示很不理解,自己家的两位大哥是在玩什么。
不过为了自己的肚子考虑,明台还是乖乖的跑到厨房去热排骨汤。

明台的锅还没开,就看到平时一本正经的大哥慌乱的从楼梯上跑了下来。
明台呀,你快给苏医生打电话,让她赶快过来。不,来不及你赶快开车去接她,别忘了让苏医生带上上次的那种特效药。
大哥怎么了,怎么这么着急。你别问这么多了,快去。明台被大哥催着出了家门 刚刚,明楼轻手轻脚的上了楼,看到阿诚的房门紧闭着。
本来不想打扰他了,但不太放心,还是开了条门缝看了一下。
就着昏暗的光线,明楼看到阿诚斜斜的躺着床上连衣服也没有换。
明楼怕他睡得不舒服,过来想帮他脱掉衣服。可是等走进来一看,阿诚脸色苍白头上挂满了汗珠。
阿诚,阿诚醒一醒。明楼轻轻的推了推,可阿诚不但没有醒反而缩的更紧了一点。
明楼看到阿诚的反应,心一下子就慌了。
赶忙跑到门口打开灯,在明晃晃的灯光下,阿诚显得特别憔悴,就连平时饱满润亮的嘴唇都透露出淡淡的青紫,在伴着阿诚急促的呼吸,明楼瞬间就意识到阿诚可能是心脏不舒服。

以前和汪曼春在一起的时候,汪曼春就有心绞痛的毛病,犯病的时候和阿诚是一个样子。
明楼阿诚的衬衫解开了几个扣子,再轻轻的把阿诚抱起来,让他的身子躺着自己的怀里,好让阿诚的呼吸稍微顺畅一点。
等了好久都不见苏医生过来,明楼有点着急,想下去看看。
可自己的身子稍稍一动,阿诚就不安的往自己的怀里钻。

嘴里还喃喃的念着,不要走。
同样的场景再几天前还曾上演过,不过那时躺着自己怀中的是自己曾经的旧爱汪曼春。

面对病中楚楚可怜的汪曼春,明楼的心里没有一丝动摇,只希望汪曼春能再睡得沉一点,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去刺杀南田。

完全没有想汪曼春的身体,在离开的时候毫不犹豫。看现在面对着阿诚,明楼的心像一摊融化的水,剩下的只是心疼。

不知不觉那个曾经瘦弱的蜷缩在自己身边的孩子,已经这么大了,那个做噩梦后钻到自己被窝的孩子,却再也回不去从前了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