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le the heart

与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,你是否光彩依旧,兴致盎然。

【楼诚】暖8

阿诚糊里糊涂的被大哥抱上了车,刚才自己难受的厉害来不及细想,但现在还来一点,才发现他们怎么开到了回家的路上。
大哥,你怎么亲自开车回来了呀,你今天晚上还要和汪曼春吃饭呢?我自己回去就行了。
明楼看他现在还在想着工作就一肚子的气,
闭嘴,你还有什么想瞒我,不舒服多长时间了?
没有,阿诚低声说。
就是今天早上起来突然不太舒服,不过没事了我可以开车回去的,你还是赶快去饭店吧,别让汪曼春等着急了。
明楼被他气得说不出话
,我不去了,我今天要亲自送你回家,省的你在路上出了事我也不知道。
阿诚见他生气,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而与汪曼春爽约而生气,也不好说什么,默默地坐着。
明楼见他不啃声,还以为阿诚又不舒服,加紧油门往回家赶。
阿诚坐在后座,可以清楚看到明楼宽厚的背影和紧抿着的嘴角,但他却看不透明楼在想着什么。

对于汪曼春,明楼现在是否还爱,他不能确定,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明楼曾深深爱过,爱过那个白衣飘飘,笑容明丽的女子。

阿诚记得那时明楼的眼神,就像自己在注视着明楼一样,那是动心,是爱,是可以为之放弃一切的勇气。
在巴黎的时候,阿诚从来没有听明楼提起过汪曼春,但这并不代表忘记,而是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深处。
这次重回上海,汪曼春变了,局势变了,他们之间的身份地位变了,的阿诚不知道明楼的心是否变了……
若是他变了该多好……明诚在心里默默祈祷。
下一个路口就到明公馆了,可明楼却将车速慢慢降了下来。
阿诚抬头一看,汪曼春的车子就停在大门口,明显是在等着明楼回来。

今天可能是为了吃饭,汪曼春脱掉了一身干练的打扮,换上了洁白的长裙,远远看去就好像多年前缠着明楼问题的娇俏少女。

不过不管汪曼春再怎样打扮,在明楼的眼中她也只是一个身披羊皮的刽子手。
明楼痛恨汪曼春,她亲手毁掉了自己年少的美丽。
明楼爱的是那个天真无邪,明眸皓齿的邻家小妹,而不是现在这个双手燃满鲜血的杀人魔头。

这次回到上海继续和汪曼春周旋也全是为了工作,其他的绮念是一点也没存。

评论(2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