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le the heart

与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,你是否光彩依旧,兴致盎然。

【楼诚】暖3

作者是个高三党,一上课就不能保证更新了。不过我保证快快的写,等周末回家一起发上来。

针对大家的评论,我可以说一定是he了,不过中间是有一点点虐阿诚,但最后一定会还回来的。并且我还会送给大家一个非常甜的番外哦!



正文
今天的76号格外的忙碌,明楼一早上参加了大大小小好几个会,中午又被上海的工商界代表请去吃饭。
而阿诚因为心脏一直不舒服,一早上就坐在秘书处里没怎么动弹,大家看到他苍白的脸色也没有劳烦他。
中午吃饭的时候,大家都出去了只有阿诚一个人拍在桌上不想动。
心脏的不舒服越来越严重,本以为休息一会就会好,没想到现在开始隐隐作痛,刚才刘秘书叫自己,猛的一站起来,心脏就想针扎一样的痛,闹的自己连气都不敢喘,只能按住胸口慢慢缓过来。
明楼因为不放心阿诚今天早上的脸色,再加上一早上也没有看到他,便匆匆吃过饭往回赶,想看看阿诚是不是不舒服。
等明楼赶回76号的时候,午休时间还没过整座楼里基本没什么人,秘书处的门紧闭着看起来里面没有人。
可能阿诚是和其他人一起吃饭去了,以前自己有应酬有不方便带阿诚的时候,阿诚也会和秘书处的其他同事一起吃饭,并借此联络感情探听点消息。

正当明楼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,听到秘书处里传来细细的呼吸声,明楼赶忙推开门。
就看到他家的阿诚一个人趴在桌子上,整个人都蜷了起来像极了刚来明家每晚做噩梦的样子。
明长官轻轻推了推阿诚,可触手却是一阵冰凉。
阿诚的手像冰块一样凉,摸起来和死人一样。
这让明长官想起来不太好的回忆。

记得阿诚刚来的时候,因为身体不太好,大姐特意找了个中医来个阿诚调养身子。
中药喝了不老少但效果却不明显,手脚依然冰凉。阿诚怕大姐担心每次总是用冰凉的水洗手,双手被冰水刺激后总会发热,大姐摸完后也放了心。
直到有一天明楼发现阿诚写字的时候总是很小心,害怕碰着什么的样子。
明楼凑近一看,阿诚一双修长美丽的手上密密的布满了好多个冻疮,生气的问下去,阿诚才好不容易说出了真相。

自此之后,明楼每天都会摸摸阿诚的手,确保他的手不会太冷……是从什么时候起,他们之间连一个指间的碰触都消失了呢,或许是从自己发现了那不该有的心思起,便渐渐疏远了阿诚。

在这乱世中,他们背负的已经太多太多,明楼不想因为这一份世俗难容的感情再给阿诚增添负担。
阿诚是有后福的,他应该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女子,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。

评论(3)

热度(22)